当前位置: 身边好人
余炳华:虽无血缘 却用孝心演绎人间大爱

  余炳华,男,生于1961年8月,西乡县桑园镇七一村村民。

 余炳华

  在西乡县桑园镇七一村,有时天晴,在村道上,你会看见这样一幅场景:一名年近60、头发斑白的男子拉着架子车,车上坐着一位90高龄、面色红润、面带微笑的老人,拉车的男子慢慢拉着车,边拉便给车上的老人讲着什么。这样的场景,引得许多村民十分羡慕,纷纷发出赞叹之声。

余炳华和妻子带着父亲去赶集

  拉车的男子是桑园镇七一村村民余炳华,车上的老人,是余炳华的父亲朱作余。虽是父子关系,但两人实际上却没有血缘关系。非但如此,余炳华与母亲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就在这样特殊的家庭里,多年来,一家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,却胜似亲人。高龄养父因病住院,一个多月,他日夜守候在父亲床前,悉心照料;养父需到镇卫生院接受治疗,他每天用拉着架子车拉着父亲往返14公里接受治疗;怕养父母在家孤独寂寞,他用架子车拉着养父母到镇上赶集。养母去世后,他更是悉心照顾养父。乌鸦反哺,羔羊跪乳,多年来,他却用一颗真心和实际行动展现了一个孝子的言行,诠释了人间大爱。2016年,余炳华荣获2016年西乡县第五届“十大孝子”称号;2018年,余炳华荣获汉中市“最美系列人物”称号。

 

一个“特殊”的大家庭

  50多年前,余炳华的亲生母亲带着他和现在的父亲朱作余组建了家庭。结婚后,虽然不是亲生,但父亲将余炳华视为己出,疼爱有加,一家人和睦相处,其乐融融。然而天不遂人愿,没过几年,余炳华的亲生母亲因病去世。
  母亲去世时余炳华只有6岁。自此,父子两人相依为命。特殊的经历,家庭的变故,让余炳华从小懂事能干,对父亲一个人支撑这个家庭的艰难看在眼里,主动干一些能干的事帮父亲减轻负担。
  一个男人操持一个家,难度可想而知。随着渐渐长大,看着父亲一个人撑着这个家,余炳华十分不忍,便劝父亲再为他找位母亲。
  感到一个人经营这个家确实艰难,过了几年,一天,朱作余从安康紫阳县娶回一个女子,这便是余炳华的养母王跃美。王跃美来到这个家里时也带来了儿女,于是,就组成了这样一个家庭成员之间没有直接血缘关系的“特殊”家庭。虽然特殊,但一家人其乐融融。
后来,儿女们在老两口的抚养下长大成人,但都相继离开了家在外面安下家。这时,余炳华养父母已年过50,只有余炳华在家干农活维持一家人生计。

 

余炳华给养父洗脚

  而这时,快30岁的余炳华由于没上过几天学,兄弟姐妹多,家里情况不太好,一直没有娶到媳妇。苍天有眼,最终他和本组一个残疾姑娘喜结良缘。婚后两人育有一儿一女,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希望。


 “父亲躺在床上  我怎么睡得着呢?”

  在采访中,谈起余炳华的孝顺,没有村民不竖起大拇指。在这个特殊的家庭中,几十年来,余炳华对朱作余和王跃美两位老人一直像对待亲生父母一样。

余炳华在劳作中

  2014年,已经86岁高龄的养父朱作余前往沙河镇桐车坝途中,被车撞导致双腿骨折。在医院的一个多月时间里,余炳华日夜守候在父亲病床前,为老人饮食起居忙前忙后,为此,余炳华没睡过安稳觉。家人来换他让他好好休息下,他婉言谢绝,“养父把我拉扯大受尽了千辛万苦,我做这点算啥呢!父亲这样,我怎么睡得着呢?只要父亲快点好起来,我受这点也值!”拗不过余炳华,家人只得作罢。好在经过医院治疗和余炳华的悉心照料,  父亲出院回家休养。但是按照医嘱,回去后还是得坚持打针治疗。而打针,必须到离家7公里的镇卫生院,为此,余炳华每天用架子车拉着养父往返14公里到桑园镇卫生院打针治疗,直到老人康复。


“假如我做的再好些  继母就会迟点走”

  两个老人常年在家,有时想去外面看看,但由于年龄大,不方便。虽然没说,但余炳华看在眼里。只要天气好,一做完手中的活,余炳华便用架子车拉着两个老人去镇上赶集,给两位老人买些东西。看着两位老人脸上的微笑,憨厚的余炳华也笑了。
  2014年的一天,继母王跃美独自外出时走失了。有人在离七一村6公里外的地方发现后,及时向派出所报警,派出所好不容易联系上余炳华。说时迟那时快,余炳华赶紧拉着架子车前来将老人接回家。
  2015年,89岁高龄的母亲王跃美因病去世。母亲去世,余炳华内心自责不已,他说,虽然母亲是高龄去世,假如自己各方面再照料的细致一些,可能养母会迟几年再走。

 

县委常委、宣传部长王健梅慰问余炳华

  养母去世后,余炳华对年迈的父亲更是照顾有加、百依百顺。余炳华说,自己很小母亲就去世了,是养父母将爱给了自己,并将自己拉扯大,自己虽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,养父母对自己却胜似亲生。生母早已不在,养母已经去世,子欲养而亲不在,现在更要好好待养父,让父亲能有一个幸福安宁快乐的晚年是自己最高兴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主办:西乡文明办主办 备案号:陕ICP备15007721号-1 管理本站